主页 > O生活人 >《穷查理的普通常识》(3) >

《穷查理的普通常识》(3)

2020-06-10 23:25

中文版

《穷查理的普通常识》(3)

(六) 像波克夏一样投资

这段演说的听众是基金会的财务长,蒙格认为,基金会应该成为社会的楷模,抵制浪费、无意义的投资活动。然而,多数基金会都浪费太多金钱在聘请投资顾问、频繁交易证券,以及缴纳给投资银行的服务费。这些愚蠢的投资行为未必能提升报酬,却保证要支付一笔不小的开支,导致投资绩效不若以往。奇怪的是,基金会董事的反应竟然不是裁撤投资顾问,而是请这些投资顾问再聘请更多高明的投资顾问。

蒙格引用迪摩西尼的话:「一个人想要什幺,就会相信什幺。」反映人们对自己往往过度自信,每个人都以为自己可以获得比别人更好的报酬,但事实往往不会尽如人意。学术研究一再证明,能持续打败大盘的人终归是少数,这些基金会支付高薪聘请许多「专家」,还不如投资收费低廉的指数型基金。

另一种方案,是学习波克夏的投资方式,将大部分的资金投资于少数几家经营杰出的公司,并且尽可能降低交易频率。

蒙格针对基金会大量聘用投资顾问,提出一个崭新的严厉批评,他认为这种现象将导致更多优秀青年醉心于无法创造附加价值的资产管理业,进而对社会产生负面影响。在蒙格眼中,资产管理业者非常擅长从金砖上削下许多碎屑,并将这些碎屑据为己有,却没有把金砖做大的能耐。

(七) 财富效应与灰金效应

在这篇讲稿中,蒙格针对资产管理业者「削金屑」对经济体系的影响,做了更深入的说明。

经济学有「财富效应」的概念,就是当民众拥有的资产获得增值时,将能刺激消费,例如股票行情上涨时,民众的消费意愿就会比较强。在股市行情上涨时,所有投资人的资产都获得增值,此时投资顾问以毫无用处的投资建议换取微薄的佣金,并不会引起投资人的重视。蒙格将这种「削金屑」的行为称为「捞灰金」,这个名词是源自于哈佛大学经济系教授盖布列斯 (John K. Galbraith) 的「黑金」,意指尚未败露的贪汙中所得到的金钱。

蒙格认为,经济学家低估了「财富效应」的威力,而「灰金效应」的威力又更胜于「财富效应」,因为人们会较珍惜靠劳力换来的血汗钱,并把「灰金」视为身外之财。近年资产管理业日渐兴盛,「财富效应」与「灰金效应」共伴,再经过凯因斯乘数放大之后,将对经济体系的消费能力造成很大的影响。

(八) 2003 年的金融大丑闻

本篇讨论「金融炼金术」,企业经营者利用会计制度认列股票选择权的瑕疵,不费吹灰之力就能虚增盈余,并藉此机会炒作股价。这种不正当的获利手法,吸引了许多企业仿效,而会计师也乐于参与「金融炼金术」,领取令人称羡的高薪,没有人在乎泡沫破灭后要如何收拾,也没有人替股东的权益发声,整个商业体系陷入道德良知的黑暗时代。

其实,在人类经济发展的历史中,「金融炼金术」的戏码一再上演,每个时代都有一些聪明人会发明新的炼金配方,股票选择权是一个例子,促成金融海啸的衍生性金融商品也是一个例子,人们总是希望能在短期内致富,即便要杀掉会下金鸡蛋的母鸡。这个令人悲伤的寓言再次证明,能获得好处的恶行很难被消除,因为人们会试图将这种恶行合理化,并在社会上形成一种共识,反对这种恶行的人将遭到严厉的挞伐。

(九) 学院派经济学的九大缺陷

蒙格认为,经济学是非常幸运的学门,两百多年前工业革命推动文明社会快速发展,经济学在推动这项进展的同时,也试图提出解释。比起其他社会科学,经济学更强调跨领域研究,例如描述公共资源因滥用而枯竭的「公共财悲剧」理论,就是源自于生物学,「计量经济学」的发展则可以追溯至经济学家导入物理学重视数据的治学方法,「行为经济学」则与心理学有着密不可分的关係。

此外,经济学吸引了很多当代最杰出的人才,从早期的亚当‧史密斯 (Adam Smith)、凯因斯 (John Keynes),到现代的克鲁曼 (Paul Krugman)、桑默斯 (Larry Summers),不仅在学术上有重大贡献,文笔也相当不错。

然而,蒙格仍指出经济学的九大缺陷,以下将讨论其中几项论点。

第一,致命的自闭,导致「铁鎚人倾向」,通常会让经济学家过度强调某些可以量化的因素。

在「计量经济学」崛起的现代经济学体系,经济学文献越来越注重数据的处理方式,而不像早期的经济学文献经常有许多创新的思想。电脑的发明,让经济学家能更快速地处理各种数据,但也让经济学家陷入数据漩涡中,忽略了那些无法量化的重要因素。正如爱因斯坦的名言:「并非所有重要的东西都算得出来,也不是所有算得出来的东西都重要。」

第三,物理学崇拜,这个名词当然是参考了佛洛伊德的术语 ── 阳具崇拜 (Penis Envy)。

在许多物理学家转战经济学界之后,经济学家越来越喜欢追求可靠而精确的公式,讽刺的是,经济学所研究的是人类的行为,任何精确的结论保证都是错误的,因为人类的行为绝对不可能以简单的公式或数字表达。很久以前,着名的经济学家凯因斯早已说过:「我宁可追求模糊的正确,也不要精确的错误。」现代经济学界抛弃老祖宗的教诲,追求虚幻的精确,实在令人匪夷所思。

第四,太强调总体经济学 (Macroeconomics,本书译作「宏观经济学」)。

关于这点,我认为经济学界并不是轻视个体经济学,在经济学刚开始发展时,大部分的文献都是在探讨个体经济学,经过长时间的论战,新古典学派的论述已经成为个体经济学的主要架构,不像总体经济学尚未出现一套能说服所有学派的论述。另外,近年开始抬头的行为经济学派,将心理学导入新古典学派建立的个体经济学架构,再次掀起个体经济学的研究风潮。

第九,不够重视美德效应与恶行效应。

经济学家习惯把所有因素量化,像是以「效用」(Utility) 来衡量某件物品带给人们的满足感,虽然美德与恶行具有感染力,对人类福祉有着深远的影响,但这两项因素都很难量化,也就容易被经济学家所忽略。

以「效用」作为量化指标存在着一些盲点,就是两种「效用」相等的物品,带给人们的实质感受却未必相同。举例来说,一碗滷肉饭与一杯红茶或许能带给小明相等的「效用」,但前者的功能是填饱肚子,后者的功能则是解渴,带给小明的实质感受不尽相同。

(十) 蒙格的普通常识

这段演说的听众是南加州大学刚获得博士学位的毕业生,蒙格谈起他的人生中最重要的三个道理:获得他人的尊敬比追求金钱与名誉更为重要、正确的爱、终身学习。

值得注意的是,蒙格在这段演说中提到「不平等」的重要性,他以篮球教练伍登训练球员的例子,说明菁英教育的重要性。台湾社会现在正陷入「平等」的迷思,政府广设大专院校,让所有人都能轻易取得高学历,满足台湾人民追求高学历的虚荣心,并消灭明星学校来安抚民众的嫉妒心。其实资本主义所主张的是机会的平等,而不是结果的平等,政府应该做的是让肯用功的学生能考上一流大学,而不是消灭财团及明星学校。

错误政策引发的效应已经逐渐反映在台湾社会,各行各业开始面临人才断层,可惜政府还是不知悔改,不顾民意反对,盲目推出十二年国教,以为文凭能提升人民素质,可想而知,十二年国教将是下一个失败的教育政策。

--------------------

欢迎加入「随风金融学院粉丝团」

当前阅读:《穷查理的普通常识》(3)

上一篇:

下一篇:

热点资讯

时尚图库

猜你喜欢

历史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