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F吃生活 >会客室.週末架势堂 隐于车水马龙间 前世今“声” >

会客室.週末架势堂 隐于车水马龙间 前世今“声”

2020-06-17 19:14

会客室.週末架势堂 隐于车水马龙间 前世今“声”


特约:子若
摄影:李志强

今日登场
韩国大笒演奏家金惠林大笒是金惠林用来跟世界沟通的媒介,她说,“我喜欢大笒的原因是它穿越了韩国整个历史与朝代,把过去和现在连接起来。”这吹奏出来的音乐,就是她所想、所思、所说的语言。

无限发掘(FINDARS)藏身在吉隆坡Panggong路一座商业大厦四楼店面中,推开一扇大门,跟外面车道上的喧嚣有着天壤之别。这里是艺术工作者与爱好者的天堂,尤其拾级上天台,那里可张望城里的景致,感觉特别辽阔。

这地方很特别,自然也就有很特别的人事物,因为物以类聚是自然的定律。在2016年结束前,跟大马国际作曲家余家和老师到了那里一趟,当晚他跟其他四位音乐演奏者有一场实验性的即兴演出。

音色响亮饱满

那是一场别具一格的即兴演奏会,全都是超级实力派音乐人,各自以不同媒介发出声音,演奏会上也不知谁先谁后,更没有曲目;是夜,有独奏亦有合奏,当五个人都站到了中央一起吹奏、打击、弹奏时,每个人用心血来潮打造了一段出奇不意的音乐高潮。

当晚最受瞩目的演奏嘉宾落在外表贤淑大方的金惠林身上,因为她用来吹奏的乐器与众不同,于是,令众人产生好奇与探索之心;她是韩国大笒演奏家、作曲家和研究员,不说不知,她还是一位“大马媳妇”,丈夫是旅居英国的大马律师。

当天晚上,金惠林所用的乐器是韩国古老的木管乐器大笒(Taegum),此乐器的外形与吹奏方式类似中国横笛,音色浑厚响亮饱满,极具表现力,吹奏者需要扎实的呼吸法才能完美地呈现。

上一期,做客《架势堂》的韩国驻马大使柳现锡聊到时下大马年轻人对韩国流行文化热爱之余,亦提到该国还有许多深层文化有待大马人发掘,当中包括传统音乐和精緻美食。

金惠林演奏的大笒正是柳大使口中所指的另一种文化层次,于是,这次难得金惠林做客《架势堂》,自然要她细说大笒的前世今生,也叙述学习大笒的来龙去脉。

似笛非笛,曾在深宫奏乐曲

大笒(cen) “笒”意即古书上说的一种竹。金惠林指出,大笒是一种用大竹子做的乐器,此乐器有一个很大的吹孔、中央位置有六个指孔,还拥有一个贴有一层薄膜的清孔,“它与中国的笛子很相似。”

这个乐器源自韩国古代,至今仍流传着的一则故事是关于大笒的。她说,相传两千年前的韩国新罗王朝时期,出现了一种神奇的竹子,“它在白天是分开的,到了夜晚就会自动合二为一,当竹子合起来时,发出美妙的声音。

当时的国王于是用此神奇竹子创製出大笒这个乐器,据说,当人们吹奏起大笒时,笒声可以驱走所有的噩运,天下即会平安。”她所转述的是在古代文献《三国遗事》有一段关于“万波息笛”的记载。

她说,在这个乐器群中,除了大笒,与之相对的还有中笒与小笒,它们是乐器三弦三竹中属于三竹的乐器,“除了体积上有明显的区别之外,中笒和小笒不像大笒般有笛膜。”

此外,她指出,大笒也分为正乐大笒和散调大岑,前者外形较长,用于宫廷、佛教等音乐的伴奏;后者的外形则较短,用于民谣、散调的伴奏,而她手中所使用的是正乐大笒,在古代,它是由宫廷乐者吹奏。

竹林寻笒 满载父女回忆

金惠林之所以跟大笒结缘,那是因为她有个到海外留学的父亲,“父亲在结合他的海外生活经历后认为,外国人对韩国人最感兴趣的是传统,他于是觉得,我若是可以学一门传统技艺,那是非常酷的事情。”

当时10岁的她,正在学习交响乐团里的长笛,听父亲这幺一说,也没有持反对意见,“他甚至带我到竹林里去,父女两人一起製作大大小小的笒呢!”她笑称:“父亲想当个製作笒匠人,但碍于手艺不精,只好作罢。”

自然而然选择它!

在这过程中,她对各种竹做的笒有了深层了解。11岁那年,她决定只身到首尔(Seoul)入读一所专门授教韩国古乐的中学,一读就读了八年。从此以后,开始了她漫长离乡背井的寻乐之路。

“基本上,我走上这条路,没有特别受到他的影响,主要是父母看到我在艺术方面有一定的表现能力,有意无意之间引领我走到学习大笒这条路上。”

学习音乐的初步阶段,唱歌是必学的科目,“对韩国人而言,学习传统音乐的必要条件是会唱歌,这是走进这个音乐殿堂必须扎好的入门功夫,我们都必须学宫廷乐,也唱民谣歌曲。”

此外,韩国音乐非常注重节奏感,于是,敲击乐是金惠林学习的重要项目之一,“到了13岁那一年,我们每个人都必须选一个特定的乐器,进行专门的学习。”那一年,她选择了大笒作为她的音乐伴侣。

“那是自然而然的选择,一来我对它已有一定的熟悉感,加上父亲对它的锺爱,我就这样选了它。”多年以后,当她回想起当初的抉择,她觉得,或许是这个乐器与演奏者融为一体吧!

会客室.週末架势堂 隐于车水马龙间 前世今“声”大笒是一种用大竹子做的乐器,此乐器有一个吹孔、六个指孔,以及一个贴有一层薄膜的清孔。

它并不古板,可以很摇滚!

金惠林表示,很多乐器是通过身体以外来发出声音,但大笒却有别于这些乐器,“它能让演奏者把音乐的力量从身体里直接通过大笒散发出来,在吹奏过程中,我能强烈感觉到本身与大笒的亲密度。”

对她而言,音乐人必须要让人感受他或她的真心诚意。所以,她选择了一个能够呈现最质朴音乐的乐器,不只是做到人心合一,同时也要与乐器化为一体,这才能呈现一场属于“心”的演奏。

她后来顺理成章在首尔大学(Seoul National University)选修音乐,获得硕士学位之后,她深知这条路有学不完的东西,但长久的沉浸,使她迫切需要新鲜的学习空间。

她唯有让自己再一次扬帆启航,先后把脚步落在澳洲与英国,遇上她的博士论文指导教授,最终在英国伦敦大学获得民族音乐学博士学位,博士论文是关于大笒的传统与现代化。

这个古老的乐器,在现代可以扮演怎样的角色?她直言,大笒吹奏出来的音乐,时而沉静细腻,时而豪迈大气,甚至可以很摇滚,所以,她并不刻意把它与K-Pop流行文化区隔开来,她可以用大笒诠释传统或当代的乐曲。

这笒音,贯穿韩国历史

“我喜欢大笒的原因,是它穿越了韩国的整个历史与朝代,把过去和现在连接起来。”她要用大笒来告诉大家关于韩国民族拥有过的历史事迹,“它不会因为古老而变得无用。”经过日复日、年复年的探索,金惠林以不同形式与空间,让大笒跟世界各地的人们见面,赋予它一条更有活力的道路。

她说到做到,在抵达吉隆坡的两星期前,她参加了英国伦敦爵士音乐节,一星期后回到韩国演奏,再来到大马,通过访谈与表演来推荐大笒,离马之后,她又风尘僕僕赶往澳洲。

不知此时此刻,她又到了世界的哪个角落?“我只想到世界任何一个地方,尽量让更多人接触大笒。”大笒是她用来跟世界沟通的媒介,吹奏出来的音乐就是她所想、所思、所说的语言。

此外,多年以后的今天,她发现,只要自己情绪有所波动时,吹奏大笒成了她缓解压力和冷静的媒介,她跟大笒的关係变得更亲密了。“这是我以前察觉不到的,曾经一度,我以为它只是一个让自己追梦、圆梦的工具,其实不只是这样而已。”这种感觉上的改变,让她更锺情于大笒,对大笒的爱更纯粹了。

会客室.週末架势堂 隐于车水马龙间 前世今“声”金惠林抵隆期间,与本地音乐人一起即兴表演,让人体验别具一格的音乐感受。

当前阅读:会客室.週末架势堂 隐于车水马龙间 前世今“声”

上一篇:

下一篇:

热点资讯

时尚图库

猜你喜欢

历史资讯: